• slider image 285
:::
windelf - 散文 | 2016-06-14 | 點閱數: 473

陳夏民/凱特文化

奇怪,原先讀來沒啥感覺,只打了 7 分,沒想到在整理心得時,卻愈看愈有滋味。
 

--- 書語筆記 ---

在這個滿是修卡怪人的世界裡,我們互相支持,互相擁抱,只為了回家的時候,能夠不懷怨懟,毫無恐懼,只有愛。
-〈自序-假面騎士三號的告白〉


有些感情到了一個關卡就沒了,怎麼喚都喚不回。那還能怎麼辦?就哭啊還能怎麼辦!

我不喜歡人肉搜索的感覺,讓我想到私刑。

如同即將滅頂的人拚命想捉住任何漂浮在水面上的東西(哪怕是一根稻草),孤單的人需要的,是一雙耳朵。

喜歡摸千元紙鈔上的孩子,但他們不會孝順我。

到了這樣的人生階段,很難坦率面對自己,沒辦法像過去一樣,想做什麼就衝出去,喜歡誰就出發。
-〈那些差點被遺忘在途中的小事〉


忽明忽暗中,我們喝著,聊著,試圖延續每一個可能夭折的話題。嶞著時間和酒意,我們故意不小心地透露心事,盡可能把自己的一切掏出來鍡食對方的耳朵,然後覺得自己內心的空洞暫時被填飽。分享秘密,這是旅行者的默契。我們都清楚未來再見面的機率趨近於零,所以放心地將自己的問題交給彼此,如同我們信任剛認識的網友並與其交心。
-〈殉難的小王子們〉


沒有誰對誰錯,事情就這樣發生了。
無論留下或是逃離,都是沒有選擇的選擇。先想辦法活下來吧,其他的,以後再說,好嗎?
-〈相對健康的妻子〉


每次聽蘇打綠的〈近未來〉,就想起那些用盡心機也得不到的,還有那些曾經握得死緊,最後卻不得不放手的。三十歲以前的人生總是先衝撞後妥協再衝撞然後又妥協。三十歲以後呢?或許該說這些都是不變的,管他是幾歲,我們就因為牽絆所以妥協也就適應了,繼而在這樣巨大的茫然之中活了下來。

三十二歲了,雖然不滿意,也就接受了,然後提醒自己:「你不是你自己,而是時間型塑下的作品,有機,偶爾故障,這都是你。」祝我生日快樂。

不簡單的人,內心往往最簡單。

看見天才那麼努力,怎麼能夠不汗顏?

忽然理解什麼叫做「不要的最大」。那是一種可以立刻轉身而且毫無猶豫、後悔,更不會憤怒的狀態。冷冷的,像是剛決定要復仇時的心情,卻沒有復仇後鋪天蓋地而來的空虛與落寞。

為什麼別人用資產的零頭就能做這麼多的事情,而我們用了大部分的資產,卻只能在疲於奔命中完成?這不是勤能補拙的世界,而是勤能補窮的宿命。
-〈那些歪歪斜斜卻仍往前的時日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