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slider image 285
:::
windelf - 漫畫 | 2023-05-08 | 點閱數: 122

img適合年段/高中
推薦指數/值得一讀

去年夏初開始爬山,說是爬山,倒比較像是健行,其間看了《山與食欲與我》《搖曳露營》,均是十分放空療癒的輕鬆小品。
最近又看到這本夢枕獏原作,谷口治郎作畫的漫畫作品。結果書中的登山完全跟我想像中的天差地遠,根本是自我挑戰與極限運動。谷口治郎對山景的刻畫之細膩,人物神情之到位,完全讓人感受到登山者在自然的山巒間的無力且渺小,但同時也表現出人類試圖登上高峰的毅力與執著。

現代登山運動起於 18 世紀中後,起初是為了植物學研究。 19 世紀後開始出現登山俱樂部與團體, 20 世紀則因世界大戰而讓登岳技術有所突破,在 50 年代人類登上許多高峰,也開始出現登山者追求高海拔極限攀登,與商業性質的山岳旅遊團兩種不同性質誕生。(本段資料來自網路)

於是人們為了登上八千公尺高的山頂,平時除了要有嚴苛的自我訓練,登山時稍有不慎,意外隨時都會發生,輕則凍傷,重則截肢,甚至喪命。而登山前經費的籌措也是一大難題,書中主角空有一身技藝,便是困於此處。如此諸多困難,在登山的過程中,究竟有何意義?

「為什麼要去登山呢?」
英國登山家喬治・馬洛里,如此回應記者的詢問:「因為,它就在那裡!」( Because it is there !)
這句話被後世登山者銘記在心。代表著西方自啟蒙運動與工業革命後,人與自然關係的改變,充滿「人定勝天」的征服意義。

而對書中主角之一的登山家羽生丈二來說,登山的原因卻是:「因為,我在這裡!」
從幼時獨自登上山巔,加入登山社團,為了登山放棄正職工作,以打零工為生,到後來在尼泊爾當地下雪巴……,他的生命從來都只是為了登山,唯有在登山的路上,才能證明自己還活著。不是為了跟他人比賽亦或證明什麼,爬山,從來都是一個人面對自我的事。不論是追尋他的腳步的攝影家深町誠,又或對手長谷 常雄,都要各自面對各自的人生處境。不論在人世間行走,面對諸多情感與利益糾葛,亦或進入眾神的山嶺,與嚴苛的自然環境博鬥,都是我們需要面對的人生課題。
登山,還是為了要好好下山。

本書還有法國製作動畫版及日本真人版《聖母峰 眾神的山嶺》,在看完漫畫後,頗期待這二者其呈現的手法呢。

「來吧…站起來,站起來吧!
只要還有一點體力的話,
我就不許自己睡著。
絕對不許,
即使走不動,也要用手繼續爬。
如果連手也動不了了,就用手指頭來爬。
如果手指也爬不了,就含著雪、咬著牙根繼續爬。
如果連這也不行時,就用眼睛爬。
用眼睛一邊瞪著山、一邊爬。
如果連眼睛都不行的話,
當什麼都變得無計可施的時候,
我真的是、真的是、真的是完全都沒辦法的時候,
真的是到了最後精疲力竭的時候,
就用想的,
全心全意的去想吧!」
—〈羽生丈二〉

推薦書評:
https://m.xuite.net/blog/japanyamato/Everest/24383848
https://okapi.books.com.tw/article/5758